04 << 2018/05 >> 06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個別記事の管理2010-04-12 (Mon)
第11周。
试片。

f/5.0

IMG_1907.jpg

f/5.6
IMG_1909.jpg

f/2.4
IMG_1911.jpg

f/1.8
IMG_1912.jpg

林清玄说,
如果一个人内心的爱不够充满,但只要有一点的关怀,
一点的善意,一点的温柔,试着把那一点表达出来,
久而久之,内心的情感也会因为清晰面深刻,因深刻而充沛了。

荷西:Echo,你等我六年,我有四年大学要念,还有两年兵役要服,六年一过,我就娶你。
荷西:我的愿望是拥有一栋小小的公寓。我外出赚钱,Echo在家煮饭给我吃,这是我人生最快乐的事。
三毛:我们都还年轻,你也才高三,怎么就想结婚了呢?
荷西:我是碰到你之后才想结婚的。
荷西:你是不是一定要嫁个有钱人。
三毛:如果我不爱他,他是百万富翁我也不嫁,如果我爱他,他是千万富翁我也嫁。
荷西:。。。说来说去你还是要嫁有钱人。
三毛:也有例外的时候
荷西:如果跟我呢
三毛:那只要吃得饱的钱也算了

荷西思索了一下:你吃得多吗?
三毛十分小心的回答:不多,不多,以后还可以少吃点。
荷西:我们结婚吧
三毛:我的心已经碎了。
荷西:心碎了可以用胶水粘起来。
  
荷西:我知道你性情不好,心地却是很好的,吵架打架都可能发生,不过我们还是要结婚。
荷西:我想得很清楚,要留你在我身边,只有跟你结婚,
要不然我的心永远不能减去这份痛楚的感觉,我们夏天结婚好吗?

就这句话,三毛看了十遍,然后去散了个步,回来就决定嫁给大胡子荷西。

三毛:如果有来生,你愿意再娶我吗?
荷西:不,我不要。如果有来生,我要活一个不一样的人生

三毛打荷西。
荷西:你也是这么想的,不是吗?
三毛看看荷西:还真是这么想的
既然下辈子不能在一起了,好好珍惜这辈子吧!

三毛:即使是岸上的机器坏了一个螺丝钉,只修两小时,荷西也不肯在工地等,
不怕麻烦的脱掉潜水衣就往家里跑,家里的妻子不在,他便大街小巷地去找,
一家一家店铺问过去:看见Echo了没有?看见Echo了没有?

三毛:如果我死了,你一定要答应我,重新娶个女人。
荷西:你神经,不和你说话!
三毛:神经也要说,你不娶,我死了也不会安心的。
荷西:要是你死了我一把火把家烧掉,然后上船漂到老死。
三毛:放火烧房子也好,只要你肯再娶。
荷西:要到你很老我也很老,两个人都走不动也扶不动了,穿上干干净净的衣服,
一齐躺在床上,闭上眼睛说:好吧!一齐去吧!

荷西:快许十二个愿望,心里跟着钟声说。
三毛:但愿人长久,但愿人长久,但愿人长久,但愿人长久——
三毛:荷西在婚后的第六年离开了这个世界,走得突然,我们来不及告别。
这样也好,因为我们永远不告别。

三毛:荷西·马利安·葛罗,安息,你的妻子纪念你!
三毛:在塞而维亚的雪地里我们已经换了心,你的心就是我的,而我的是你的,今日埋下去的是我们。

三毛:这一回卖掉了那幢海边的家回到台湾来,当我收拾行李的时候,
把这对人形用心包好,夹在软的衣服里给带回来。
关箱子的时候,我轻轻的说:“好丈夫,我们一起回台湾去罗!”

三毛:我总是在想荷西,总是又在心头里自言自语:“感谢上天,今日活着的是我,
痛着的也是我,如果叫荷西来忍受这一分有一分钟的长夜,那我是万万不肯的。
幸好这些都没有轮到他,要是他像我这样的活下去,那么我拼了命也要跟上帝争了回来换他”

三毛:荷西,我回来了,几个月前一袭黑衣离去,而今穿着彩衣回来,你看了欢喜吗?
   
向你告别的时候,阳光正烈,寂寂的墓园里,只有蝉鸣的声音。
我坐在地上,在你永眠的身边,双手环住我们的十字架。
我的手指,一遍一又一遍轻轻划过你的名字——荷西·马利安·葛罗。
我一次又一次的爱抚着你,就似每一次轻轻摸着你的头发一般的依恋和温柔。
我在心里对你说——荷西,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这一句

那个想要成为拾荒者的纯真女孩
那个四处流浪漂泊却传统到骨髓的女子
那个敢爱敢恨永远自由永远善良永远美丽的可爱女人


那个才念高三的英俊男孩
那个义无反顾去撒哈拉等待自己美丽新娘的男子
那个有脾气的有童心的有爱的伟大男人

记得当时年纪小
你爱谈天我爱笑
有一回我们并肩坐在桃树下
风在林梢鸟儿在叫
我们不知怎样睡着了
梦里花落知多少

========================================

忆起高二大段大段的光景。
我们几个蜷在最后一排,用厚厚的男人衣服罩在身上。
腿上放着小说书。
现在看来,即便幼稚又可笑。
却也缤纷多姿,明亮又美好。

你们呢,一直陪伴着我。
王小波说,
其实伟大友谊不真也不假,就如世上一切东西一样,你信它是真,它就真下去;
你疑它是假,它就是假的。
我的话也半真不假。
但是我随时准备兑现我的话,哪怕天崩地裂也不退却。
就因为这种态度,别人都不相信我。

我拥有你们,是我最大的福气。

某段时间我甚至不敢看三毛,
有句话这么说,
生命这么长,我等你几年算什么。
可几年,我又觉得好漫长。

可是,这是我拥有的时间,是我的历程。
只要我愿意,我可以做很多事情,找到我想要的生活。

以上矛盾。

可是,我认为是对的。非如此不可。
梭罗说,要爱生活。
=======================================

以及。
父皇。
生辰快乐!
衷心祝福!


Theme : with U * Genre : 日记心得 * Category : 回头,看我
* Comment : (0) * Trackback : (0) |
個別記事の管理2010-03-24 (Wed)

323是个好日子。
母上大人和师父生日快乐!
凌晨发消息给师父祝寿。
师父说,还是爱徒好,内牛马面。。。
可是,你有了女人。爱徒再好也没用啦。。。

生活在一个城市里,或者爱一个人
又或者做某件事,时间久了就会觉得厌倦
就会有一种想要逃离的冲动
也许不是厌倦了这个城市、爱的人、坚持的事
只是给不了自己坚持下去的勇气

阳光很刺眼,让人情不自禁眯起眼睛
抬脸,微笑。
想到一首歌。
春天花儿会开,鸟儿自由自在。

Leiceter的Offer也到了。
大差不差了。
不贪心,不委屈。
认真生活。

风吹炊烟,
果园就在我身边。

你负责拼命赚钱,我负责貌美如花。


原来我不会结婚的可能性比较大啊。。。。
是不是以后都是恨嫁一族啦。






Theme : 于是唧唧歪歪 * Genre : 日记心得 * Category : 回头,看我
* Comment : (0) * Trackback : (0) |
個別記事の管理2010-03-21 (Sun)
3.17
St.Partrick Day
国庆日

满城尽是绿帽子
这是最适合男人们的节日了吧。

以及某个法国小姑娘生日快乐!
虽然生日卡没能按时到达。。。
Lucky Leaf其实也满美。


a.jpg

一个礼拜的假期,
没有人会嫌多。
过去了也就过去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论文总是超字数。
我知道我是话唠。
总是废话啰嗦。
绕了很多圈,却总是到不了重点。
很差劲。

================================

昨天晚上姐姐和我说她不准备出国了。
我说,没关系,反正你现在这个工作也不错,
女孩子家在银行也算稳定。
你怎样我都支持你的。

最后,还是只剩下我一个人。不是么。
没关系的。
Everything Will Be Fine。。。
Leave Me Alone、、、Alone。。。

成千上万年
都不足以
说出
那永恒的短短一瞬间
你拥抱了我
我拥抱了你
在一个冬日早上的阳光里
在巴黎的蒙苏里公园
在巴黎
在地球上
地球是一颗星.

================================

完美的现场。
我尤为锺意的一支歌。
你问我这个月想听什么。
那么就这首吧。




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 long time passing?
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 long time ago?
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
young girls have picked them everyone
oh when will they ever learn
oh when will they ever learn?
here have all the young girls gone, long time passing?
where have all the young girls gone, long time ago?
where have all the young girls gone?
gone to their husbands everyone!
oh when will they ever learn
oh when will they ever learn?
where have all the husbands gone, long time passing?
where have all the husbands gone, long time ago?
where have all the husbands gone?
gone to soldiers, everyone!
oh when will they ever learn
oh when will they ever learn?
and where have all the soldiers gone, long time passing?
where have all the soldiers gone, a long time ago?
where have all the soldiers gone?
gone to graveyards, everyone!
oh when will they ever learn
oh when will they ever learn?
and where have all the graveyards gone, long time passing?
where have all the graveyards gone, long time ago?
where have all the graveyards gone?
gone to flowers, everyone!
oh when will they ever learn
oh when will they ever learn?
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 long time passing?
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 long time ago?
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
young girls have picked them everyone
oh when will they ever learn
oh when will they ever learn?
Theme : 没人特别除了你 * Genre : 日记心得 * Category : 回头,看我
* Comment : (0) * Trackback : (0) |
個別記事の管理2010-03-03 (Wed)
111.jpg


草在结它的种子,风在摇它的叶子。
我们站着不说话,就十分美好。

请打开窗子,我就会来临。
我的黑头发在飘,后面是晴空。

这个让我哭过的人 多麽温暖。

=============================

我们不要那么老,也不要长大,不要书包。
我们可以光着脚丫,一直跑下去,噼噼啪啪的跑。

谢烨和顾城是一出让人艳羡悲剧。

顾城曾经说。我还在看你颈后最淡的头发。

那么,我要把这个世界轻轻推开,见到你。



Theme : 只言片语。 * Genre : 日记心得 * Category : 回头,看我
* Comment : (0) * Trackback : (0) |
個別記事の管理2010-02-26 (Fri)
We Were So Close, In The Hell.

galway girl


断崖
天晴
留下的最后一抹微笑


过于执迷必有偏颇伴生。



Theme : 属于我的晓日子。 * Genre : 日记心得 * Category : 回头,看我
* Comment : (6) * Trackback : (0) |

* by 水草
这首是谁的歌啊.

To:水草 * by L太太
Melanie Penn 咩

* by 水草
啊..好新的专辑.

* by 2lan
恩 好听~

To:2lan * by L太太
恩。这张专辑都很甜美。

To:水草 * by L太太
不是很新呐。出来一段时间了